第五人格监管者排名一览
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東晶電子疑陷內幕交易,有人完成精準收割!誰是背后大玩家?
  • 2019年06月04日來源:界面新聞

提要:上周,東晶電子公布重組預案后連續4個一字漲停板,第5個交易日突然炸板。巧合的是,早在東晶電子復牌第一天,便有神秘人士向記者透露,將有人在第5天狙擊。

英雄互娛的借殼對象東晶電子,正陷入內幕交易的質疑。

上周,東晶電子公布重組預案后連續4個一字漲停板,第5個交易日突然炸板。巧合的是,早在東晶電子復牌第一天,便有神秘人士向記者透露,將有人在第5天狙擊。

僅僅是巧合,還是另有隱情?在東晶電子炸板前一晚,某平臺流出其內幕交易的傳聞,矛頭指向了2016年私募冠軍、東晶電子前實際控制人蘇思通。蘇思通予以否認。

記者長期追蹤發現,東晶電子背后的資本圖譜相當之復雜,與沙鋼股份200多億元的重大資產重組之間亦存在隱秘的關聯。

記者調查發現,沙鋼股份、朗源股份、東晶電子、麗鵬股份,以及港股上市公司裕興科技、洪橋集團之間已經形成了復雜精密的資本關系網。拆解這張關系網可發現,他們,已經成長為一支不可忽視的資本派系。

內幕交易疑云

5月27日,東晶電子復牌,一字漲停。復牌前,東晶電子公告,擬吸收合并英雄互娛,股份發行價格為9.85元/股。東晶電子剝離現有的全部資產和業務,承接英雄互娛的一切資產。交易構成借殼,完成后,英雄互娛實際控制人應書嶺將成為東晶電子的實際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英雄互娛第二次謀求A股借殼,之前的借殼對象是*ST赫美。今年3月3日晚間,*ST赫美披露重大資產重組預案,擬發行股份吸收合并英雄互娛。不過在4月2日,英雄互娛大股東天津迪諾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決定行使單方終止權,該交易未能成行。

東晶電子復牌后連續4個交易日一字漲停。在5月30日晚,某平臺流出內幕交易的傳聞,矛頭指向了2016年私募冠軍、東晶電子前實際控制人蘇思通。蘇思通對此予以了否認。

5月31日,東晶電子繼續以漲停價開盤。然而,開盤兩分鐘,大額拋單出現,東晶電子打開了漲停板,12分鐘后再次漲停直至午間收盤。下午開盤10分鐘,東晶電子再次打開漲停板,股價大跳水,至收盤跌幅達到8.29%。當日,東晶電子振幅19.83%,成交額超10億元,換手率達到22.81%。

盤后交易信息顯示,此次砸盤主力是中信建投張家港人民中路營業部、安信證券上海黃浦區中山東二路營業部、平安證券福州長樂北路營業部、銀河證券金華營業部、國信證券福州五一中路營業部,賣出金額分別為6370.61萬元、4181.39萬元、4127.04萬元、3708.99萬元、3192.07萬元。

按東晶電子5月31日成交均價18.36元/股計算,中信建投張家港人民中路營業部當日賣出數量在347萬股左右。東晶電子公告顯示,截至5月10日,第10大流通股東拉薩睿達投資咨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拉薩睿達”)持股數量為333.2萬股,第9大流通股東自然人吳賢芳持有378.68萬股,第8大流通股東池旭明持有390.43萬股,與上述營業部賣出數量相當。

進一步分析,東晶電子5月11日已經停牌,直至5月27日復牌。5月27日~5月30日,東晶電子4個一字漲停板,成交稀少,僅540萬元,不足34萬股。因此,中信建投張家港人民中路營業部在此期間突擊賣出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大概率為東晶電子5月10日披露的前10大流通股東之一。

拉薩睿達2017年三季度買入東晶電子,此后持股數量一直保持不變。根據記者掌握的情況,拉薩睿達雖然與東晶電子背后資本派系關聯密切,但其并非此次的賣出者,仍為東晶電子股東。池旭明是東晶電子發起人股東之一,5月23日剛剛解除了對東晶電子控股股東藍海投控的表決權委托,但據記者的核實情況來看,中信建投張家港人民中路營業部是其席位的可能性也不大。

最大的可能是吳賢芳。在東晶電子一季報中,吳賢芳尚未出現在前10大流通股東名單中。5月10日,吳賢芳已經成為了第9大流通股東,持股378.68萬股。記者掌握的最新消息,東晶電子6月初的股東名冊中已經沒有吳賢芳。也就是說,吳賢芳極有可能在重組前夕突擊買入,又在第5個漲停板上高位賣出,可謂精準。

吳賢芳是誰?在東晶電子之前,吳賢芳共出現在過3家上市公司股東榜單中,分別是江蘇國泰、澳洋順昌和華昌化工。巧合的是,這三家上市公司都位于江蘇省的張家港市,和東晶電子5月31日賣一營業部同在一地。疑問由此產生,吳賢芳為何摒棄之前只交易張家港本地個股的習慣,大舉買入位于浙江金華的東晶電子?是否存在內幕交易的行為?需要進一步調查。

還有一個巧合,記者長期跟蹤的沙鋼股份亦位于張家港市,而沙鋼股份及其控股股東沙鋼集團、實際控制人沈文榮與東晶電子之間存在隱秘的關聯關系。

誰的東晶電子?

東晶電子當前名義上的實際控制人是錢建蓉,但其真實的控制力存疑。

東晶電子的歷史可以追溯至1999年4月,李慶躍等28名自然人出資組建金華東晶。在李慶躍的帶領下,東晶電子2007年12月在中小板上市。2014年、2015年,公司連續兩年虧損,2016年“披星戴帽”。2016年11月,李慶躍萌生退意,連同吳宗澤等人向藍海投控轉讓東晶電子5.03%股份,每股20元,共計2.45億元。同時,李慶躍等人將所持15.08%股份對應的表決權不可撤銷的授權藍海投控。

這一交易完成后,藍海投控可控制東晶電子20.11%股份,成為控股股東,蘇思通成為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入主后,蘇思通提名王皓進入上市公司董事會,1988年出生的他還擔任了董事長這一重要職務。

2017年4月5日、6日、7日,藍海投控直接在二級市場增持,耗資2.4億元買入5%。至此,藍海投控直接持股10.02%,受托表決權15.08%,進一步鞏固控股權。后續,藍海投控再無增持。由此可知,藍海投控入主東晶電子累計耗資4.84億元。

蘇思通是2016年度的私募冠軍,此前從未有過經營上市公司的經驗。他曾開玩笑的說,自己因為炒股而買了一家上市公司。在他控制之下,東晶電子2017年度凈利潤149萬,營業收入也有所下降。在入主僅一年半左右后,蘇思通退出東晶電子。

2018年4月18日,蘇思通與創銳投資、鷹虹投資簽署《財產份額轉讓協議》,約定蘇思通將其實際持有的藍海投控5.28億元有限合伙財產份額,向創銳投資轉讓3.57億元份額,向鷹虹投資轉讓1.71億元份額。同時,蘇思通將所持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思通卓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思通卓志”)51%的股權以0元價格轉讓給創銳投資。

思通卓志為藍海投控的執行事務合伙人。通過上述交易,創銳投資通過上述交易取得了藍海投控67.53%有限合伙財產份額,并控股了思通卓志。因此,創銳投資的實際控制人錢建蓉成為了東晶電子的實際控制人。

但有一種說法,蘇思通并非自愿轉讓,在文華東方公寓樓一房間內,經過5個多小時的“友好談判”,蘇思通才在轉讓協議上簽了字。當時蘇思通深陷民間借貸,自顧不暇。

在這筆交易中,鷹虹投資耗資1.71億元獲得了藍海投控32.45%的份額。正式易主后,鷹虹投資的袁燕成為東晶電子董事會成員。而創銳投資方面,也僅有茹雯燕一人進入東晶電子董事會。可見,作為二股東的鷹虹投資所具有的話語權,并不比創銳投資低。而鷹虹投資、創銳投資之間除了這次合作之外未見其他直接聯系,但二者均與沙鋼股份或沙鋼集團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在工商信息中,鷹虹投資有兩名自然人股東袁燕、肖巖松,分別持股70%、30%。但是實際上,燕衛民才是鷹虹投資的實際控制人。經記者核實,鷹悅集團、鷹虹投資同在一處辦公。燕衛民直接持有鷹悅集團99.83%的股權,并擔任董事長。對外,燕衛民的身份也自稱鷹虹投資的董事長,鷹虹投資隸屬于鷹悅集團。

此處的燕衛民,正是2015年初受讓沙鋼集團持有的沙鋼股份9名自然人之一,其至今未曾減持,仍有3.6%的股份。創銳投資的實際控制人錢建蓉控制的蘇州中銳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與沙鋼集團合資成立了蘇州中銳尚城置業有限公司,開展房地產開發業務。

兩股東藏隱秘關聯

前文已經提及,表面上與東晶電子及其他股東無任何關聯的第九大股東拉薩睿達,與東晶電子背后資本派系關聯密切。

經記者查證,拉薩睿達是裕興科技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

裕興科技曾經公告,間接全資附屬公司拉薩睿達2016年12月21日向上海鷹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鷹虹投資”)提供2億元的借款,年利率8%。貸款協議約定,鷹虹投資同意以其即將收購企業的30%股份作為抵押品,由上海悅勻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悅勻”)、上海碩禾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碩禾”)提供擔保。

經記者查證,雖然明面上未直接持股,上海悅勻、上海碩禾均為燕衛民實際控制的公司。在公開信息中,除了持有沙鋼股份3.6%的股份,燕衛民還是兩家港股上市公司西安海天天、洪橋集團的非執行董事。履歷表顯示,燕衛民今年51歲,在礦產品貿易方面擁有20年的豐富經驗,曾任職于中國煉金進出口公司(現為中國中鋼集團公司)、愛建集團等。在洪橋集團,燕衛民負責與國內鋼鐵企業、礦業企業、港口及礦山建設企業的溝通聯系。

當時,鷹虹投資即將收購的企業是上海數訊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數訊”)。在收到拉薩睿達2億元貸款的次日,即2016年12月22日,鷹虹投資向張江高科支付了3.02億元的股權轉讓款,成為上海數訊持股30%的第一大股東。

查閱張江高科公告可知,2016年10月27日至2016年11月24日期間,上海數訊30%股權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掛牌價格1.72億元。至掛牌期滿,共收到了四家公司的申報材料。2016年12月12日,通過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組織實施競價,確定鷹虹投資為產權交易標的受讓方,最終競價價格為3.02億元。2016年12月13日,張江高科與鷹虹投資簽署了《上海市產權交易合同》。

上海數訊官網顯示,公司是在政府支持下,應企業信息化需求于1999年7月創立的,主要從事數據通信、網絡增值服務及信息系統集成等業務。在鷹虹投資之前,上海數訊第一大股東是張江高科,其他股東還包括大眾交通、紫江企業、上海電信實業等。

鷹虹投資成為第一大股東后,張江高科方面讓出兩個董事席位,李強、高飛進入上海數訊董事會。其中,李強還擔任了上海數訊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由此可見,至少在2016年底,燕衛民已經與李強、高飛等人形成了較為緊密的聯系。

還有一層疑問是,拉薩睿達與藍海投控背后出資人關聯密切,那么二者在東晶電子上是否構成一致行動關系?查閱東晶電子2017年三季度以來的定期報告,公司對此并未加以說明。

龐大資本派系

再次從拉薩睿達入手,還可以發現朗源股份的身影。

拉薩睿達曾在2015年初出資4950萬元,參與成立新余睿誠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稱“新余睿誠”),是唯一的LP(有限事務合伙人)。新余睿誠的GP(執行事務合伙人)是楊建偉,出資50萬元。2017年2月,新余睿誠完成清算,后續注銷。

此處的楊建偉,疑似朗源股份第二大股東楊建偉,持股比例9.93%。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楊建偉系為高飛代持,高飛與燕衛民關系匪淺。此處提及的高飛,是朗源股份實際控制人戚大廣的女婿,同時也是前文提及的裕興科技的執行董事、行政總裁高飛。

裕興科技的控股股東為Cloudrider Limited(下稱“CL”),后者最終實際控制人是賀學初、朗源股份、李強。賀學初正是洪橋集團董事會主席、實際控制人之一;李強是裕興科技董事會主席,持有沙鋼股份6.34%的股份。結合同時進入上海數訊董事會的情況,高飛與李強關系密切。朗源股份還曾在2016年1月至2017年1月分8次向富士博通借款2.04億元,而富士博通正是李強實際控制的公司。

朗源股份與沙鋼也有密切關聯。從2017年中報起,寧波梅山保稅港區錦程沙洲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錦程沙洲”)就持股朗源股份。至今年3月底,錦程沙洲仍然持有朗源股份1.68%。錦程沙洲的股東多為沙鋼高管,持股70.53%的第一大股東沈文榮是沙鋼集團、沙鋼股份的實際控制人,其他股東包括何春生、錢正等人為沙鋼股份的高管。

梳理可知,這張龐大的資本關系網圍繞著沙鋼股份、朗源股份、東晶電子、裕興科技、麗鵬股份、洪橋集團等,已經成長為一支不可忽視的資本派系。

現在看來,沙鋼股份2015年初的股權轉讓,是這張關系網公開可查的起點。當年2月16日,沙鋼集團與境內自然人李非文、劉振光、黃李厚、李強、王繼滿、朱崢、劉本忠、燕衛民、金潔等9人分別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合計轉讓沙鋼股份8.69億股(占總股本的55.12%),轉讓價格5.29元/股,總金額達到45.97億元。

此次轉讓后,沙鋼集團的持股比例由75%直接降低至19.88%,但仍被認定為公司的控股股東,沈文榮仍為實際控制人。在公告中,沙鋼股份稱,上述自然人之間不存在一致行動人關系,上述自然人與沙鋼集團之間亦不存在一致行動人關系及關聯關系。

關于這9名自然人身份,可參看早前詳細報道《【e公司調查】停牌19個月,沙鋼股份百億級別重組神秘人“魅影”重重,前景如何?》,以及《【e公司調查】“盤古系”掌門人實名舉報,牽出沙鋼百億級別重組!(附舉報信+對話實錄)》。

在2018年11月披露重組預案(修訂稿)之前,沙鋼股份已經停牌了兩年多。停牌如此之長的因素之一,可能就是因為收購標的之一的德利迅達此前有VIE架構,涉及中概股回A的問題。在修訂稿中,德利迅達被移除,不再是收購對象。

然而,沙鋼股份另一收購標的蘇州卿峰此前已經持有德利迅達12%股權。因此,蘇州卿峰亦需要處理這部分股權。重組預案(修訂稿)顯示,2018年11月,蘇州卿峰將其持有的德利迅達12%股權以4.06億元的價格轉讓予上海埃亥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埃亥”)。

上海埃亥正是鷹虹投資的的全資子公司,注冊于2016年底,注冊資本1000萬元。由此可以推斷,是燕衛民接手了蘇州卿峰所持德利迅達12%股權,以繼續推進沙鋼股份的重組。但是,記者注意到,德利迅達的工商資料至今未完成變更,德利迅達12%股權仍在蘇州卿峰名下。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第五人格监管者排名一览 海南体彩网环岛赛开奖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pk10最长没开纪录 一分赛车哪里有计划 手游棋牌怎么赚佣金 极速飞艇下载 20的刮刮乐中奖率高 vr赛官网168 众彩网七星彩安然汇总 福建时时结果 海南体彩网环岛赛开奖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pk10最长没开纪录 一分赛车哪里有计划 手游棋牌怎么赚佣金 极速飞艇下载 20的刮刮乐中奖率高 vr赛官网168 众彩网七星彩安然汇总 福建时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