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监管者排名一览
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深閱讀>正文內容
  • 《手機2》或無緣大銀幕 背負46億巨債的華誼怎么還?
  • 2019年06月06日來源:數娛夢工廠

提要:5月31日,深交所向華誼兄弟下發年報問詢函,涉及了商譽減值、預收款項回收、金融資產出售、股權投資等一系列問題,這已經是今年上半年華誼收到的第二份問詢函。

暑期檔即將鳴鑼開場。

華誼兄弟7月將率先上陣,接連推出兩部作品,一部是管虎執導的《八佰》,另一部是《前任3》導演執導的《偉大的愿望》,剛剛宣布提檔。

雖然利好消息當前,這家國內一線電影公司最近卻因緊張的財務情況引來監管層的注意。

5月31日,深交所向華誼兄弟下發年報問詢函,涉及了商譽減值、預收款項回收、金融資產出售、股權投資等一系列問題,這已經是今年上半年華誼收到的第二份問詢函。

深交所指出,華誼2018年貨幣資金余額為26.41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 36.47 億元,短期應付債券7億元,以此質疑其償債能力。

根據2018年年報,截至去年底華誼的流動負債超過72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達到36.47億。這當中,經過“拆東墻補西墻”的操作后,今年1月份到期的22億中期票據華誼已經還清,另一筆7億元的短期債券也已歸還。

盡管如此,記者結合其年報統計后發現,2019年內華誼仍需要償還的債務或高達46億。結合“手頭現金+折價出讓股權+出售金融資產+應收款項”等一系列操作后,華誼或許才能湊出足夠的資金償債。

然而,如果真的將手頭的現金和重要資產一并獻出,華誼未來如何發展可能會是更大的難題。畢竟,華誼連未來7部影片的票房收益已經全部抵押給銀行了。

更不用說,從年報中的蛛絲馬跡也可以看出,馮小剛執導的《手機2》基本已經確定無緣大銀幕,而華誼今年手上的項目已然不多。

今年華誼還要償債46億

2019年,華誼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還債。

1月份到期的22億元中期債券“16華誼MTN001”,是華誼拆東墻補西墻,質押了多家公司股權、不動產、7部影片票房收益以及10家全資影管公司未來5年票房收入才補上的大窟窿,以影片票房做抵押物也是業內首創。

而7億元的短期債券“18華誼兄弟CP001”,也是向阿里借了7個億才及時還上。

短期來看,似乎最迫在眉睫的債務危機已經過去。但記者結合其年報數據計算后發現,華誼今年內需要還掉的債務還高達58億元。

根據華誼2018年的年報,其流動負債高達72.57億元,這一數字是光線傳媒的6倍(12億元)。

其中最大的一筆當屬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36.47億元,這里面包含了華誼已經歸還的22億元中期債券,另外7億元的其他流動負債,是華誼也已經還掉的那筆短期債券。

除掉這兩筆共計29億元的債券,華誼的流動負債還包括近2億的短期借款,9.25億的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12億的預收款以及薪酬、稅費等,共計43.57億元。

而在15.16億元的長期借款中,有14.47億同樣是年內到期。這兩大筆錢加起來,意味著華誼今年還有58億元債務需要償還。

需要注意的是,這其中包含了11.91億元的預收款,主要是華誼預先收取的影片投資款,雖然在會計上屬于負債的一種,但并非實際欠款。不過,即使扣除這12億元,華誼的短期債務也有46億元。

華誼要拿什么還錢?

對連3股16塊錢的股票也要質押的華誼來說,這筆錢不算小數目。

目前,華誼的貨幣資金還有26.41億元,但其中的庫存現金只有157萬元,扣除2.4億被質押的銀行存款,和2.47億被質押的其他貨幣資金,華誼能夠動用的賬上資金只有19億左右,這里面還包括了其他公司給到的12億預收款。

另外一部分可以用來還債的錢是別人欠華誼的錢——近13億元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以及4.67億元的其他應收款,其中一年內的應收款及其他應收款共計約13.6億元,但這一部分也遭到了深交所的質疑。

在華誼4.67億的其他應收款中,一年以內賬齡的余額為4.49億元,壞賬準備計提比例為1%,這一計提比例被深交所質疑過低。

記者對比了光線傳媒、北京文化以及中國電影之后發現,華誼一年內以及1-2年內賬齡的應收款壞賬計提比例確實低于同行普遍水平。

從一年內賬齡來看,光線的壞賬計提比例為3%,北京文化和中國電影皆為5%;從1-2年賬齡來看,光線、北京文化以及中影皆為10%,而華誼為5%。往后再看,其他公司的計提比例呈現階梯式增長,但華誼的計提比例直接從5%跳至50%,3年以上的計提比例更是達到了100%。

可以看出,華誼對于長期欠款的追債意識或者追債能力弱于同行,而對于1-2年短期欠款的追回似乎比同行樂觀不少。

有意思的是,馮小剛與鄭凱因為業績未達標而需要向華誼分別償還6821萬元和1963萬元的業績補償款,其中馮小剛的欠款已于今年4月收回,而鄭凱尚未還款。

去年預付款大幅增長,《手機2》已被計提

問詢函中,華誼受到質疑的另一點是16億元的預付款,主要是預付的制片款及尚未完工的影視劇項目。其中,一年以內賬齡的余額為12.5億元,占比 77.81%。

深交所要求華誼列示預付賬款對應的主要影視劇項目、項目開始時間、項目進度;前五名預付賬款的具體情況,包括交易對象、交易內容、金額、賬齡、未結算的原因等;一年以上的賬齡3.6億元是否無法收回等。

與2018年初相比,華誼報告期末的預付款增長了76.39%,可以看出在過去動蕩的一年,其對影視劇項目的投資力度反而加大了。相比之下,光線2018年的預付款僅為5.56億元,華誼在路上的錢幾乎是光線的3倍。

但大量的投資支出或許只是因為華誼的庫存影視劇已經后繼乏力。截至2018年,其存貨為12.27億元,低于光線的15.47億元,更不用說在年報中華誼又計提了存貨跌價損失1.89 億元。

翻閱其年報可以發現,1.89億元的存貨跌價損失,主要來自于一筆1.68億元的庫存商品跌價計提。

這是哪部作品?在價值6億的前5名大存貨項目中,已經完成拍攝的只有《手機2》和《八佰》,而后者已經確定了要上映。因此,這筆1.68億元的存貨跌價計提,大概率正是針對《手機2》。

這意味著,這部去年引發了行業震蕩的作品很可能已經無緣大銀幕。或者說,至少華誼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今年下半年的片單也可以看出華誼的困境。

《八佰》是華誼主控的項目,但主要聯合出品方卻有光線的身影,《東北往事之二十年》則是光線作為主出品方的影片。雙方之間的深度合作以往并不算多見,或許可以進一步體現出巨頭們在行業低谷期的抱團取暖。

今年上半年,華誼的影片只有一部泰國的引進片《把哥哥退貨可以嗎?》,票房僅收175萬元,目前來看下半年的種子選手也只有《八佰》以及《偉大的愿望》。但《八佰》以及《偉大的愿望》的票房收益很可能已經被華誼抵押,對于今年未還的債務似乎難以有幫助。

或許是由于電影片單薄弱,華誼去年開始加大了對電視劇和網劇的覆蓋,年報中披露的相關項目多達37個,綜藝節目也有兩個,分別是《年味有FUN》第三季以及《創造營2019》。

華誼的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也不好過。2018年,該板塊營收1.5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2.15%。這還是在去年下半年接連開業兩家電影小鎮(蘇州和長沙)的情況下。

而華誼兄弟副總經理、實景娛樂事業部總經理秦開宇已經離職。華誼的實景娛樂將何去何從,還需要繼續觀察。

英雄互娛股權折價換10億,可賣金融資產不多

除此之外,涉及到投資變現可能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以及長期股權投資,同樣可以是華誼還債的資金來源。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為 21.32 億元,長期股權投資余額為51.08億元。

深交所對于這兩部分資產均提出了質疑。

在可供出售的金融資產中,華誼對北京魔鏡未來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影時代科技有限公司共計提1.41億元減值。至于長期股權投資方面,包括Brothers International LLC以及北京劇角映畫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連續虧損,也讓深交所質疑其減值計提是否充分。

事實上,股權質押已經成為華誼最近兩年融資的主要手段。今年4月份,華誼將持有的英雄互娛20.17%股份的股權收益權作價10億元轉讓給中泰信托,轉讓期限為自支付轉讓價款之日起一年,在轉讓期限內華誼回購上述英雄互娛股份的股權收益權。

簡單來說,這相當于華誼把英雄互娛20.17%股份典當給中泰信托以獲得10億元的流動資金,一年后再出手回購。目的自然是增大現金流,保住資金鏈。

按照英雄互娛最新市值102億元來算,此部分股權價值約為20億元,此次轉讓價格相當于打了對折。一位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這個質押率對于新三板股票有點高得不可思議,更像是短期看在王中軍兄弟回購的基礎上做出的交易。

總體來看,華誼兄弟賬上資金19億,一年內到期的應收款和其他應收款13.6億,加上通過英雄互娛股權周轉拿到的10億元,共計42.6億。

如果可供出售21億的金融資產也算上,或許華誼能解決今年的資金鏈危機,但真要全套操作下來基本又相當于一場砸鍋賣鐵。

況且,不少資產華誼未必想賣。畢竟,英雄互娛已經是華誼手中為數不多的王牌了。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第五人格监管者排名一览 四川时时真的吗 时时彩五星通选中四个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 云南时时彩彩经 沙巴体育代理优惠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36选7开奖结果2019067 新时时倍投器 最新时时教程 一分时时彩玩彩网 四川时时真的吗 时时彩五星通选中四个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 云南时时彩彩经 沙巴体育代理优惠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36选7开奖结果2019067 新时时倍投器 最新时时教程 一分时时彩玩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