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监管者排名一览
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食品>正文內容
  • 酒鬼酒新版包裝現停用風險 授權方訴請解除合同
  • 2018年01月15日來源:和訊網

提要:最近酒鬼酒新版包裝知識產權的所有人一紙訴狀,要求解除與酒鬼酒簽訂的知識產權轉讓合同,酒鬼酒面臨不能使用新版包裝的風險。

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酒鬼酒以獨特的包裝設計使其在中國白酒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不過,最近酒鬼酒新版包裝知識產權的所有人一紙訴狀,要求解除與酒鬼酒簽訂的知識產權轉讓合同,酒鬼酒面臨不能使用新版包裝的風險。

2018年1月12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原告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石磊公司)與被告酒鬼酒的著作權轉讓合同糾紛一案。雙方就是否保障了石磊公司優先采購權和知情權的焦點問題各執一詞。

記者注意到,據酒鬼酒(000799,SZ)披露的2017年半年報顯示,2017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71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7.33%。其中中高端主導產品“酒鬼酒”量價齊升,“酒鬼系列”營業收入3.10億元,占比超83%,毛利率高達82.56%。

起訴公司一審時曾被駁回

“美酒傳文化,文化助酒興”。自酒鬼酒問世以來,其文化傳播的每一步攀升都與中國當代著名書畫家黃永玉結下不解之緣。

麻袋陶瓶的包裝創意,是酒鬼酒品牌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07年,酒鬼酒完成改制重組,黃永玉為酒鬼酒提升設計了外盒包裝,題下“不可不醉,不可太醉”的妙語,也是酒鬼酒最鮮明的文化標簽之一。

2007年6月21日,黃永玉將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有價轉讓給石磊公司,同年6月28日,酒鬼酒與石磊公司簽訂了《“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下簡稱《轉讓合同》),以0元對價獲得了包裝設計的永久使用權。

記者從石磊公司提供的上述《轉讓合同》影印件上看到,雙方約定,酒鬼酒在首單訂購后不論采取何種確定供貨商的方式,原告均享有在同等供貨條件下的優先權、知情權。

所謂同等供貨條件,據石磊公司提供的《“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補充協議》(2010年1月25日所簽訂,下簡稱《補充協議》)中明確表示,在同質、同價的前提下,酒鬼酒向石磊公司優先采購。

石磊公司負責人石磊向記者稱,石磊公司與酒鬼酒簽訂了《補充協議》后,有一段時間酒鬼酒給石磊公司的包裝業務還是有一定的保障。但是,越到后期,石磊公司在酒鬼酒包裝采購的比例越低。

矛盾激化于2016年8月,石磊公司以著作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將酒鬼酒告上法庭。石磊公司在起訴狀中稱,合同簽訂后,酒鬼酒多次違反合同約定,沒有保障石磊公司的知情權與優先權,并擅自將包裝物制作業務交予其他供應商實施,請求法院判令解除合同。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于2017年1月13日收到了酒鬼酒的答辯狀。酒鬼酒辯解稱,涉及的包裝物一直采用先由供應商集中報價,后經酒鬼酒包裝材料招標領導小組集中選定供應商的方式進行采購,《補充協議》簽訂后也并未對采購方式提出過任何異議。

同時,酒鬼酒表示,其向石磊公司的關聯公司湖南金泉包裝印務有限公司(下簡稱金泉公司)通報了相關采購計劃,金泉公司也進行了投標響應,且只要是金泉公司與其他供應商同質同價的都采購了金泉公司的產品。

據雙方有效證據證明的事實及庭審查明的事實,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駁回石磊公司的訴訟請求。理由是,認定在未構成根本違約的情況下,考慮到雙方長期的合作關系,根據合同法鼓勵交易的立法目的,不宜輕易解除合同。如石磊公司認為酒鬼酒侵權,可以提起損害賠償請求。

是否違約再成二審焦點

石磊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決定上訴,該案件二審于2018年1月12日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這次爭論的焦點在于,石磊公司認為酒鬼酒采用招標方式選擇確定包裝材料供應商,使得石磊公司與其他投標對象享有的權利一致,不存在享有優先權。在確定采購價格后也不征求石磊公司是否愿意按照評標確定的價格供貨,同時招標結束后未告知中標結果(單位、價格),沒有保障石磊公司的知情權,根據雙方簽訂的《轉讓合同》,酒鬼酒已經構成了違約。

石磊公司認為,金泉公司作為石磊公司的關聯公司,可以作為享受本案知情權、優先權的主體。即便在價格相同的情況下,酒鬼酒也不選擇石磊公司作為包裝物供應商。酒鬼酒提供的2011年、2012年、2014年、2015年、2016年5年中所涉及優先權采購條件的包裝材料總金額為5559.7萬元,其中僅有42.34%向石磊公司及關聯公司采購。

記者從酒鬼酒提供的2015年8月、2015年10月、2016年1月的要貨計劃配套采購包裝材料招標結果中看到,2015年8月考慮到金泉公司作為酒鬼酒的原戰略合作伙伴,有大量庫存且需要返工清洗,為盡量減少供應商損失同意由金泉公司供貨。到2015年10月,因金泉公司原有庫存已基本消化完成,且處于停產狀態,故本次不考慮。到2016年1月,金泉公司為競標4家中報價最低,決定本次酒瓶全部由金泉公司供貨。

石磊公司則稱,上述供貨計劃全部是他們起訴酒鬼酒之后,酒鬼酒才提供的數據,此前他們對酒鬼酒采購多少,向哪些供應商采購并不知情。

石磊公司代理律師田中圣認為,石磊公司以0元對價向酒鬼酒轉讓新版包裝知識產權,就是希望通過轉讓合同可以優先獲得酒鬼酒外包裝的生產權,在供貨商同質同價的前提下,石磊公司有優先權、知情權。

對此,石磊公司認為酒鬼酒已構成根本違約,符合解除條件,要求解除合同。而合同如解除,將導致酒鬼酒不再自行使用“酒鬼酒”新版包裝。

庭審中,酒鬼酒代理律師認為,石磊公司的優先權不是專供權,是在“同等條件下”“同質同價”的優先權,從合同條款對優先權的界定可以看出,在交貨時間、貨物質量、供貨價格等條件都同等的情況下,上訴人的產品才應被優先采購。

酒鬼酒(京東截圖)

酒鬼系列占總營收比例超八成

作為擁有“酒鬼”“湘泉”兩大“中國馳名商標”的上市公司,酒鬼酒形成了“內參”、“酒鬼(含洞藏)”、“湘泉”三大產品系列,“馥郁香型”白酒釀制工藝為國內獨創、自主研發、擁有獨立知識產權,被列入湖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在酒鬼酒系列產品中,石磊公司稱其有部分主打產品涉及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

石磊公司向記者表示,下一步,針對酒鬼酒公司將黃壇設計更改瓶體顏色推出紅壇、紫壇等衍生產品的行為,石磊公司將保留知識產權使用權的起訴權利。

記者注意到,2017年半年報顯示,酒鬼酒公告期內實現凈利潤8277.14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13.62%。酒類銷售收入3.70億元,增長28.15%。其中高端形象產品內參酒價格保持穩中有升,中高端主導產品酒鬼酒量價齊升。

根據上述財報,2017年上半年,酒鬼系列產品營業收入3.10億元,占總營業收入的比例超過83%。可見酒鬼系列產品占公司銷售比例的主導部分,萬一包裝設計糾紛不能有效化解,將面臨較大風險損失。

2018年1月12日,主審法官當庭向原被告詢問是否接受調解,雙方都表示可以接受調解。審判長宣布,如果調解不成,將擇日宣判。

1月14日晚,記者通過電話聯系上了酒鬼酒董秘李文生,就酒鬼酒新版包裝知識產權糾紛一案向其求證。李文生要求記者通過電子郵箱發送采訪問題,并表示其目前在外地,需要回到公司了解情況再進行回復。記者隨后通過電子郵箱向李文生發送了采訪提綱,但是截至發稿時止,尚未接到酒鬼酒公司回復。



責任編輯:周錦秀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第五人格监管者排名一览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北京赛車pk10大通彩票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怎么样刷流水稳赚不赔 赛车pk10专业改单 山东11选五任三最大是多少 丹东3d图库 上海时时3星走势图 福彩3d投注秘诀 重庆时时开奖玩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北京赛車pk10大通彩票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怎么样刷流水稳赚不赔 赛车pk10专业改单 山东11选五任三最大是多少 丹东3d图库 上海时时3星走势图 福彩3d投注秘诀 重庆时时开奖玩法